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 > 台球

台球俱乐部经营 一面玻璃墙隔开截然不同的两个空间:一边是几名青年神态轻松(组图)

2021-10-02 08:04:48 浏览:

一面玻璃墙将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隔开:一边,几个年轻人轻松地站在台球桌前,拿起球杆轻敲白球,将红球击入洞中;玻璃门的另一边,一群明显稚嫩的孩子盯着面前的白球。桌子上整齐摆放的小球敲打落下后,便将成绩整齐地记录在笔记本上。这些人物背后的桌子上有各种各样的奖杯。金牌。

这是东莞市东城街众多台球馆之一。在这个丁俊晖斯诺克选手走出的城市里,也有不少在国际台球比赛中崭露头角的冠军青年——就在IBSF之后。世青赛上,赵建波、蒋军、白玉禄三夺冠军。他们都来自国家队教练李建兵在这里开设的一家台球俱乐部。李建兵也是这些获奖台球少年的教练。

东莞台球少年曾多次登上国际领奖台,并被中央电视台等国内外媒体报道。然而,在赛场上,他们将荣誉抛在脑后,挥舞着球杆,向着自己的职业梦想迈进。向前。

发展状况

世界冠军来自城市台球馆

李建兵来东莞已经24年了。刚来的时候,就遇到了东莞台球的高峰期。当时,东莞有近300家台球俱乐部。仅长安镇,最高峰就有38座。

80年代东莞台球迅速兴起。在某种程度上,由于大量工厂的出现,娱乐需求强烈的工人将注意力转向了台球,从而带动了整个项目的发展。那时,一个台球厅和几张简单的台球桌几乎成了当地工厂的“标配”。

东莞良好的台球氛围和各种台球游戏的发展,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玩家,李建兵就是其中之一。同时,斯诺克高手云集,也吸引了丁俊晖、梁文博等人的家长来湾湾带孩子学习。

斯诺克选手由电视转播领衔,先是丁俊晖,然后是梁文博、田鹏飞等人。东莞的斯诺克人才如雨后春笋般涌入人们的视野。可以说,东莞是中国栽培最早的地方。一群最知名的职业斯诺克选手。在最辉煌的时候,13名在英国踢球的中国球员中有9名来自东莞。

2002年,退役后的李建兵创办了自己的俱乐部,一边执教一边经营球馆。李建兵比其他人幸运的一件事是,他带着孩子许思在2016年世青赛上一举成名,吸引了更多的斯诺克苗子聚集在这里。

在刚刚结束的IBSF世青斯诺克世锦赛上,李建兵、赵建波、蒋军、白玉禄三位弟子分别获得U21、U18和女子冠军。当时有媒体评论说:“本届世青赛的三项冠军都是东莞制造,这是本次赛事历史上第一次,来自同一个国家、同一个俱乐部的球员获得冠军​​。”

从冠军的“输出”来看,这个赛场有培养丁俊晖的影子,也成为国内年轻斯诺克人才的聚集地。

训练方法

放弃学业的“全照顾”模式

“轰隆隆……” 早上八点钟,赛场训练室里,队员们开始了一天的训练。他们瞄准球的中心,用力轻轻一挥,迅速抽动,“轰”地一声将球一个一个地敲进了口袋。

李建兵最多也就十几个学生。一个三房一居的房子,隔着球馆被分成了三房供他们居住,一个房间可以放四张双层床。训练从早上8点开始。李建兵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制定了一天的训练内容,每天6-8小时,上千次荡秋千。一切都沿用了丁俊晖在东莞受训时所采用的“全心全意”模式。

今年13岁的姜军前年搬到这里学习足球,他的母亲也跟着搬来。为了照顾孩子们的生活,姜俊的妈妈辞去了工作,来到赛场帮忙做饭打扫卫生,成为了一群孩子的“妈妈”。

姜俊7岁开始喜欢台球。当时,他和父母住在深圳。除了上学,他还有时间去西乡某体育馆进行专业、系统的台球训练。那个时候,他把“成为世界冠军”当成了自己的事情。目标。11岁那年,为了全力学习球,蒋军还给父母写了保证书,保证离开学校后,专心练球,取得成绩。

这位低学历的母亲在提到文化课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:“我们原本的知识水平并不高,所以我们希望孩子们努力学习,而不必像我们一样努力工作。谁知道他选择了这个。道路。”

姜军曾多次参加中国青年斯诺克系列赛,但成绩一直不尽如人意,排名仅第30位。但在今年的斯诺克世青赛上,这位原本默默无闻的小选手,在9天的时间里,将自己加入IBSF世青斯诺克世青赛U18组冠军和U21组并列季军。

夺冠让姜俊一战成名,也让姜俊妈妈放弃阻挠,逐渐接受了孩子的选择。

但实际上,在李建兵看来,放弃学业闭门练球并不是“理想”的斯诺克人才培养模式。

台球是一项非常理论化的运动,需要力量、旋转和角度的全面结合。它需要玩家具备相关的物理和几何知识,以及判断力、想象力和推理能力。这些“脱产培训”的孩子受教育程度低,往往让他们在以后达到一定程度后难以提高。

李建兵经常思考如何改变目前的人才培养模式。他说:“如果政府能够支持,学校愿意提供场地,那么专业学生就有机会接受正规教育。同时,业余学生也有休闲娱乐的机会,相得益彰。”

通往未来的道路

成不了丁俊晖怎么办?

东莞闷热的夏天,舞厅里的两台空调都在“呼呼”地吹着。经过不到半小时的训练,少年们的衣服都湿透了。每次将球全部投进包内后,年轻球员都要拿起旁边的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,然后拿起笔记录球的得分。这些薄薄的笔记本里装满了写得很整齐的培训总结。

赵建波就是这群孩子中的一员。他在父亲工作的工厂长大。7岁那年,他就开始表现出对台球的热爱和天赋。“那个时候,我们大人谁也不能跟他玩。” 赵春平神父说道。他想起了丁俊晖的成功之路,于是小波在9岁那年被送去接受专业训练。

当听到儿子在今年的斯诺克全国锦标赛中获得外卡时,赵春平似乎就放心了。他说:“到现在为止,还有很多人不理解我的做法,但我相信晓波一定会走得更远。.”

孩子出名是好事,但那些成不了丁俊晖的孩子呢?如果这些工人家庭的孩子不走职业道路,他们的未来会怎样?

对于台球等非奥运项目,体校、职业队、职业队的成长路径是不可走的。丁俊晖小学开始辍学。和家人搬到东莞后,他每天都陪着打乒乓球。所有的费用和未来的风险完全由家人承担。

目前,大多数孩子想要在台球道路上取得好成绩,都不得不走丁俊晖的道路,但高昂的训练成本和未来的风险,对于一个家庭的经济实力来说,是不小的考验。

就像其他渴望用知识改变命运的人一样,在这个舞台上,大多数孩子来自并不富裕的工薪家庭,他们以台球作为改变命运的一种方式。他们的目标是成为世界冠军,在最高的球场上高举奖杯。但当梦想落到现实中时,大多数像丁俊晖这样无法成为明星球员的人,只能退而求其次,成为教练,或者从事台球领域的生产经营。

■数读

1 2000年左右,门店200家,高峰期300多家,仅长安镇就有38家。东莞规模和水平位居全国前三。

2 近年来,趋势相对稳定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底,东莞有近200家台球俱乐部,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。一类纯粹是出于所有者的个人利益而建立的;另一个类是以盈利为目的。在这些俱乐部中,除了运营之外,其中一些俱乐部也在以“全力支持”的模式培养年轻球员。

梁文博、肖国栋、田鹏飞、蔡建中、刘闯、张安达等3名英国知名职业团都曾在东莞受训。可以说,东莞培养了中国第一个也是知名度最高的职业球员。在最辉煌的时候,13名在英国踢球的中国球员中有9名来自东莞。

4 2014年,东莞承办了2013-2014 CBSA世界斯诺克巡回赛东莞公开赛,这也是东莞主办的首个国际斯诺克赛事。此后,东莞先后承办了2015中国青年斯诺克系列赛、CBSA全国城市(东莞站)联赛、东莞2018澳门大师·精英选拔赛(东莞站)、东莞斯诺克会员交流赛、东莞首届中国八球交友赛、东莞绅士台球俱乐部首届会员差点等。

5 国家队主帅李建兵在东莞培养了一批新人,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IBSF世界青年斯诺克锦标赛4人夺冠,中国青少年斯诺克系列赛6人夺冠。人们。

■对话

让更多的孩子

在台球中寻找乐趣

从鼎盛时期的近300家俱乐部,到培养出丁俊晖等知名球手,台球曾经在东莞蓬勃发展。如何让台球在东莞重现,让更多的青少年“爱上”台球?对此,中国国家斯诺克国家队主教练李建兵认为,各方应加大对台球的支持力度,推动在学校开设第二个台球班,让更多的孩子在这个环境中找到乐趣和锻炼。运动。

南方日报:与其他运动相比,斯诺克和其他运动有什么不同?有哪些困难?

李建兵:这个项目现在不同于其他项目,比如跳水或者篮球。参与的群体特别广泛,但参与斯诺克运动的群体实际上并不是特别多。斯诺克在国外很受欢迎,但在中国的知名度并不高。虽然有高端赛事,但并没有成为体制内的项目,很多私人体育场馆也没有被禁止,这让很多年轻的家长望而却步。事实上,确实有一些俱乐部不适合年轻人玩。我们现在做了玻璃门,相当于隔了烟,至少让孩子们在无烟区玩耍。

2005年丁俊晖成名后,一些青少年和家长开始关注这个项目。父母喜欢,孩子也喜欢。最后,他们找到了我们,但总体上学生人数仍然很少。那个时候台球俱乐部经营,我们基本没有办法选择学生,因为人不多。你可以选择。

南方日报:为了改变斯诺克的现状,您认为还可以做哪些努力?

李建兵:我希望尽快成立协会,我想吸引所有优秀的职业运动员加入这个协会。这样,所有参赛者,无论是参加省级、国家级还是世界级的比赛,都将代表东莞。

我认为协会之后,可能会从各个方面对斯诺克项目有更大的支持,也可以有更多的空间来培养人才。台球青年协会成立后,主要做两方面的工作,一是服务职业选手和职业比赛,二是推动学校第二个台球教室的建设。通过第二堂课,更多有兴趣的孩子可以通过这个项目找到一些乐趣。

斯诺克项目本身需要运动员专注于它。这是非常合乎逻辑的,需要玩家有很强的计算能力。所以我觉得参加这项运动对青少年还是很有帮助的。

我想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参加台球俱乐部经营,然后通过组织市、省的比赛,可以挑选一些好的苗子组成市池队,这样才能逐渐找到一些好的苗木,好的人才储备将逐步形成良性循环。

■记者手记

台球可以变成

东莞的下一张体育名片?

当今年IBSF世青赛的冠军们回到这个隐藏在闹市区的赛场时,一切都和9天前一样平常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李建兵初到东莞时的台球鼎盛时期已经不复存在。那是一大批工厂转型升级的时代。转型中的“世界工厂”将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迁出,一定程度上带走了东莞台球的“春天”。一时间,大量台球俱乐部“关门大吉”。如今,东莞仅存的台球俱乐部有200多家。

2005年丁俊晖在北京夺冠后,这项运动的气氛变得火热,但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喜欢打球的人不一定会去现场,喜欢打球的人不一定会去现场。去看比赛。大多数人认为台球如斯诺克是一种娱乐,而不是一种职业。

东莞没有台球教练、裁判、青训体系,基础人才储备不足。尤其是在群众推广方面,很多乡镇街道还没有建立台球协会,群众参与热情不高。

相关人士在调查中发现,当前政府对台球项目的扶持不够重视,缺乏扶持政策,吸引和留住人才困难,流失大量人才。目前,政府部门仍与民间力量被动合作,推动台球发展的阻力和难度较大。

相对于斯诺克发展日趋繁荣的北京和上海,东莞在这方面有待加强。当时,丁俊晖打算定居东莞。可惜,由于当时的种种原因,他未能如愿以偿。后来他作为特殊的体育人才被上海引进,而梁文博则落户惠州,也通过了东莞。

作为昔日的台球中心,台球为何不能像篮球一样成为东莞的体育名片?在某种程度上,这与国内斯诺克职业联赛氛围尚不成熟,没有被列入奥运会等赛事有关。

尽管如此,李建兵还是看到了一点希望。他说:“目前,将斯诺克纳入2021年全运会的呼声越来越高,台球也已被纳入2025年世运会。此外,我们三位年轻球员已经为国家和东莞赢得了荣誉。我希望这些孩子们可以借此机会进入东莞,总有一天他们可以代表东莞。”

分析人士指出,东莞台球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民间力量的引进。未来如果能从多个角度进行资源的重组整合,我们有理由相信东莞斯诺克的辉煌也将卷土重来。,并成为下一张代表东莞城市形象的新体育名片。